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分卷閱讀46

26

-

見長公主殿下,說是……”

他吞吞吐吐,終於還是鼓足勇氣說出來。

“說是薑娘子的滋味他還冇嘗過就受了重傷,實在虧的慌,要麼咱們府上處死薑娘子給他個交代,要麼讓他帶回去好好折磨……”

“混賬東西!”

縱使長公主涵養極好,也被氣了個倒仰。

“他當我們侯府是什麼?勾欄妓院,青樓楚館?他算是個什麼東西?也值得我去見他!”

顧青裴勸慰:“祖母息怒,孫兒現在就去一趟。”

“好吧。”

長公主麵露疲累之色:“解決完回來告訴我一聲。”

“是。”

顧青裴轉身出了鬆鶴堂,往湖心小樓而去。

到了樓下,他並未急著上樓,而是邁著方正的步子巡視了一圈,聽著裡麵傳來斷斷續續的慘嚎聲。

估摸時間差不多了,才慢吞吞往上走。

剛推開門,便看到趙祝抱著腦袋蹲在牆角,哭的無比淒涼,不住大聲求饒。

“我錯了,我再也不敢了,求顧三公子饒了我吧!”

顧青寒揮舞著拳頭打的風生水起。

他也不揍彆的地方,專門朝著那張豬頭似的臉招呼,拳拳到肉。

趙祝的一張臉都要被打爛了,五顏六色彷彿調色板,眼睛腫的隻剩下了一條縫。

“行了,彆打出人命。”

顧青裴淡淡開口,大馬金刀坐到椅子上。

顧青寒活動了一下手腕,對準趙祝的屁股狠狠踹了最後一腳。

“以後再像隻發情的公狗一樣到我侯府發騷發浪,小心我割了你那玩意,讓你一輩子隻能看不能吃!”

趙祝狠狠的哆嗦了一下,猛地撲到顧青裴腳邊,抱著他的大腿就開始鬼哭狼嚎。

“顧大公子,我聽說你為官清廉最是公正,你一定要為我做主!我都快要被顧三郎打死了。”

顧青裴垂眸:“三郎因何打你?”

“這……”趙祝眼神躲閃:“還不是因為他屋子裡的小乳孃露著奶兒勾引我,他惱羞成怒……”

“你他媽的找死!”

顧青寒勃然大怒,這狗東西到現在還往薑宛身上潑臟水。

那小女人當真想要勾引男人,為什麼放著自己不勾引,偏要去勾引一頭豬?

眼睛得瞎成什麼樣,纔會這樣乾。

他掄起拳頭又要往那張麵目全非的臉上砸,趙祝趕緊抱住頭。

“彆打了,彆打了!”

顧青裴嫌棄的向後躲了躲:“三郎脾氣爆,你擔待著些。”

趙祝淚流滿麵,他半條命都快被打冇了,顧大公子還讓他擔待?

果然是親兄弟,就欺負他這個外人。

要不是他鬼迷心竅,一心一意隻想睡到那個乳孃,把手下人都打發出去,也不至於吃這麼大的虧。

就是不知道有冇有那聰明伶俐,有眼力見的,去外院向父親通風報信。

顧青裴招了招手,便有府兵手持紙筆坐到桌邊。

“麻煩趙公子把事情的來龍去脈說一下。”

趙祝向後縮了縮:“我不說……”

長山立馬把指骨捏的哢吧響:“爺,要不讓奴才試試?”

“我說,我說還不行……”

趙祝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鼻涕一把淚一把。

“我喝酒時偶遇那位薑娘子,被她的美貌驚豔,一時起了心思,想嚐嚐是什麼滋味,冇想到她差點紮穿我的脖子……”

趙祝摸摸脖子,摸摸臉,疼的又哆嗦了兩下。

顧青裴問的不動聲色:“你是怎麼遇到薑娘子的?可有人引著你往薑娘子那處去?”

趙祝呲牙咧嘴:“就那麼看到的唄,她端著酒往桌子上放,那胸鼓的喲,讓人心癢癢,一把小蠻腰比湖邊的柳枝還柔軟……”

話冇說,就被顧青寒一腳踢翻:“滿嘴汙言穢語,是不是想讓爺替你洗一洗?”

趙祝立刻把嘴閉的比蚌殼都緊。

顧青裴點點頭:“嗯,事實基本清楚,簽字畫押吧。”

要麼趙祝是被人設計了,要麼就是他根本不願吐露背後指使人。

就算再問也得不到有用的訊息,倒不如省省口舌。

趙祝這次倒是爽快,握著筆刷刷刷寫了自己的名字,然後涎著臉問。

“我可以走了嗎?”

顧青裴冷笑,神色陡然變得嚴肅。

“你們二人打架鬥毆,按照大晉律法,一律收押入監三日。來人,把他們帶走!”

趙祝暴跳如雷:“好你個顧青裴,竟然敢設圈套套老子!你等著,我爹不會饒了你!”

顧青裴嘴角勾出一抹冰冷的弧度:“堵了他的嘴。”

這個趙祝,仗著親爹是參將橫行霸道,草菅人命,不知糟蹋了多少良家婦人,挨一頓,打再關幾天,讓他長長記性也好。

幾名府兵一

擁而上,按住趙祝就往外拖。

顧青裴冷冷瞪向顧青寒:“請吧,顧三公子。”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