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分卷閱讀1

26

-

第1章

“江夫人,奴家奉江大人之命,調教了薑娘子一個月。”

醉春樓掌事連媽媽把薑宛往前推了推,順手扯開她本來就輕薄的衣襟。

薑宛鼓脹到肚兜幾乎都要遮掩不住的白嫩飽滿,就這樣暴露在眾人眼前。

再往下是纖細到似乎一折就斷的細腰,又圓又翹的豐臀……

江夫人端坐上位,看到這一幕,瞬間色變,眼中浮起濃濃的厭惡,果然天生是個以色侍人的賤貨!

她的夫君在戶部主事的位置上呆了十年,一直不得升遷。

前段時間好容易上司告老還鄉,空缺下來戶部郎中的官職,不知道有多少人眼紅。

恰好長寧侯掌管人事變動。

夫君打聽到長寧侯的嫡幼子身中奇毒,需要處子之身產出的乳汁做藥引。

便費儘心力蒐羅來了這個女人,想要投其所好,讓長寧侯把這個官職給他。

要不是為了助夫君一臂之力,她怎麼可能和身份如此卑賤的人共處一室?

連媽媽用手托住那處嫩白,仔細交代。

“秘藥雖然能令乳兒產乳,但每日的疏通按摩也尤為重要,下手仔細著些,千萬莫傷了這裡。”

“不然長成一大一小或形狀不夠優美,是冇有辦法伺候貴人的。”

說著話,她的手指向前擠壓示範。

薑宛死死咬著牙關,一張巴掌大的清純小臉上佈滿羞恥和痛苦,眼角漸漸蘊含了晶瑩剔透的淚珠。

突然,一股乳水噴射而出,空氣中充斥著淡淡的香甜,脹痛一掃而空,薑宛忍不住舒服的“嚶”了一聲。

“下賤蹄子!這裡又冇有爺們,你浪給誰看?!”

江夫人尖刻怒罵。

她相貌平平又自詡大家閨秀,自打嫁進江府,就不得夫君歡心。

守活寡的日子,讓她不僅顯得蒼老,戾氣還極重。

眼前的美乳,讓她又妒又恨,順手抓起桌上的戒尺。

啪!

用力抽上去,細膩如白玉的嫩肉上立刻多了一道紅腫的血痕。

“啊!”薑宛痛呼,眼尾瞬間通紅。

“閉嘴!記住你的身份,不過是個給人餵奶的賤貨,要是膽敢起不該有的心思,我就把你發賣到窯子裡去!”

江夫人氣哼哼拂袖而去。

連媽媽憐憫的看了她一眼,也趕緊離開。

直到屋內空無一人,薑宛強忍著的淚水終於落下。

這些人,憑什麼罵她?

她原本出自書香門第,爹爹以教書為生,家裡雖不富裕,卻也和睦安樂。

是江誌達那個狗東西,找藉口打死了爹孃,又以弟弟的性命要挾,逼迫她吃藥產奶當乳孃。

害怕她的體態不夠勾引男人,還專門送去醉春樓進行特殊訓練。

她不過是臟了身子,但這些自詡高貴的人,臟的卻是心!

隻是,聽說她要伺候的人身份極其尊貴,乃是長公主之孫,長寧侯的嫡幼子。

也許……這是上天她的一次機會?

薑宛垂下眼睛,遮住眼中所有的情緒。

隻要能為爹孃報仇,救出弟弟,豁出去這副身子又有何妨?

又用秘藥養護了半個月,連私處都養的乾乾淨淨後,薑宛被一頂小轎送往長寧侯府。

臨行前,江夫人惡狠狠威脅。

“你弟弟是死是活可全在你一念之間,老爺花了大力氣養你,你最好爭氣些,不然要你好看!”

薑宛低眉順眼,模樣再乖巧不過。

她現在命如草芥,唯有忍辱負重。

迎接薑宛的柳嬤嬤四十多歲,相貌精明,她看著薑宛,態度輕慢。

“你就是江家送來的那個乳孃?把衣服脫了。”

薑宛咬了咬嘴唇,掃了一圈大開的門窗,狠狠心脫下了外衫。

“脫光!”

柳嬤嬤頗不耐煩,一把扯下她的肚兜,眼睛頓時亮了亮。

嗯,形如水滴,挺翹飽滿,再配上一身嫩滑的肌膚,是她檢驗過所有女子當中的極品。

用手捏一捏,豐沛飽滿。

就是不知道依照三公子那挑剔到極致的性子,能不能看上這**兒,願不願吃這乳汁……

反正人已經來了,好歹試一試。

柳嬤嬤把薑宛領到一扇雕花木門前,肅著臉吩咐。

“主子爺因病著,脾氣不太好,你千萬小心彆衝撞了,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行了,進去吧,好生哄著主子爺,把你那水兒餵給他喝。”

不由分說,就將她推了進去。

木門在身後緊緊閉合。

薑宛一顆心怦怦亂跳,軟著腿往裡走了幾步。

“你是長寧侯夫人又掉著花樣塞到我房裡的小乳孃?她也不嫌累的慌。”

一道清冷慵懶的聲音陡然響起。

薑宛這才發現,不遠處寬大的拔步床上,一名青年靠著軟枕而坐。

他身穿雪白的中衣,烏髮披散,眉如墨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