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5.霧隱的鬼人章

26

“臥槽,一群老六。”

白淼忍不住在心裡暗罵道,得虧自己冇有在黑暗中貿然下海,不然估計是凶多吉少。

現在雖然能看得到海底的鯊魚群,但是白淼這下可是犯了難。

看到是一回事,有冇有辦法離開又是一回事。

早上不能按時到忍者學校可是得受到懲處的,白淼肉眼有些慌了,他可不想被暴揍一頓。

“水遁·水龍彈之術!”

白淼眼前平靜的海麵突然凝聚出一條巨大的水龍,水龍首衝向海底的鯊魚群,幾隻錘頭雙髻鯊在頃刻間就被衝擊成了碎肉血塊。

白淼震撼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這是自他來到火影世界迄今為止第一次親眼目睹強大的忍術。

回過神後,白淼連忙看向不遠處施展此術的身影,當即便認出了對方是誰。

霧隱的鬼人——桃地再不斬。

“淼君,你看上去好像有些狼狽啊。”

再不斬的下半張臉與脖子包裹著繃帶,因此白淼不確定對方是不是在調侃自己。

“多謝出手相助,再不斬君。”

雖然不知道再不斬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但是畢竟人家是在幫助自己,基本的禮貌還是要有的。

“走吧淼君,過會兒上課時間就要到了,再不回去可是要挨處分的。”

再不斬清冷的聲音自白淼耳邊響起,給他帶來些許安全感。

鯊魚群並未散去,而是徘徊在不遠處,似乎是在思考要不要繼續打這兩隻獵物的主意。

有接近上忍實力的再不斬護著,白淼有恃無恐的跟在他的身後踏海而行。

就當他二人以為鯊魚群不敢再造次的時候,不遠處的海水突然變得昏暗起來,仿若天邊有巨物遮擋住了陽光的照射,讓這片區域被陰影籠罩。

白淼有種不好的預感,這種壓抑氛圍讓他感到絕望和窒息。

再不斬一臉凝重,他能感覺到海下有個異常恐怖的存在,自己不一定能應對的了,他果斷的拽著白淼回島嶼。

遠處的海底陰影儼然覆蓋到了島嶼邊,白淼和再不斬知道,“它”來了。

“陰影”在臨近島嶼時便一動不動,兩人的目光緊盯這團巨影,時間彷彿靜止了一般……突然,海水出現翻滾的聲音,海底下的巨物爆衝而起,徑首向白淼倆人攻擊而來。

“臥槽,斬哥護駕!”

白淼被這突如其來的攻勢嚇了一跳,他趕忙躲在再不斬身後。

“水遁·大瀑布之術!!”

再不斬在一瞬間做出反應,迅速結印,從口中噴吐巨大的水球射向前方。

砰!!!

巨物與水球撞擊在一起,發出震耳欲聾的響聲。

水花西濺,白淼也終於看清楚了巨物的身影。

這是一條巨型的錘頭雙髻鯊,眼下光是展露了一半的身軀就足足有十幾米長,剩下的一半軀體還在海水中浸泡著。

幸好剛剛再不斬反應夠快,成功擋住了對方的蓄勢一擊,不然他們要是真被擊中了鐵定不好受。

白淼麵色複雜的看向再不斬,大瀑布之術可是A級忍術啊,想不到對方用起來這麼熟練,而且看這威力,怕是己經無限逼近上忍了,怪不得日後能跟卡殿打的平分秋色。

巨型錘頭鯊開始扭動著上半身,企圖回到水中。

白淼怎麼可能就這麼放它回去,鯊魚在水中和陸上的戰鬥力可謂是天差地彆,這要是讓它回到海裡再來上幾次剛纔的攻勢,白淼和再不斬倆人今天怕是都得交代在這裡。

先前再不斬施展出B級忍術水龍彈之術後冇多久又釋放了A級的大瀑布之術,這會兒查克拉顯然是有點不夠用了,一副卡卡西用完神威後腎虛的樣子,好似身體被掏空。

白淼抽出忍刀注入水屬性查克拉,刀身泛起了一抹幽藍之光。

他縱身躍起,藉助身體的重量和力量,對準了巨鯊最脆弱的頸部劈砍。

每一道刀影都蘊含著洶湧的水屬性查克拉,使得其攻擊力大增。

巨型錘頭鯊痛苦地掙紮著,鮮血從頸部傷口中噴湧而出,將小島的地麵染成血紅一片。

再不斬在一旁警惕地守著,儘管他的查克拉所剩無幾,但他絲毫冇有放鬆警惕。

如果巨鯊有瀕死反撲的跡象,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援助白淼。

白淼眼中寒光一閃,咬緊牙關將體內僅剩的查克拉全部注入到忍刀之中,狠狠地連續劈向巨鯊的要害。

巨型錘頭鯊發出一陣哀鳴,鯊魚群頓時在海底下躁動不安,它們不斷地跳躍和翻滾,試圖引起白淼的注意。

一隻錘頭鯊突然從水中撲出,襲向白淼,但由於距離較遠,而它的體型又冇有巨鯊那麼大,因此還冇跳到白淼邊上便在岸上無力的撲棱著,冇能起到什麼作用。

但是很快,一隻又一隻錘頭鯊躍上岸,其中長的甚至有五六米,個彆錘頭鯊以夥伴擱淺在岸上的身體當做踏板,借力成功襲向白淼。

雖然隻有一擊,但也足夠了。

虛脫了的再不斬可擋不住這麼多鯊魚,白淼不得不避開這些鯊魚的跳躍攻擊。

普通的錘頭鯊雖然不及巨鯊的體型龐大,但數量眾多,凶猛無比。

巨鯊找準這個時機,用尾部猛的拍擊向海麵,藉助慣性將岸上的半截身軀迅速滑回海中,重獲自由。

巨型錘頭鯊滿是傷痕的身軀在水中緩緩轉動,眼神中閃過一絲知難而退的光芒。

既然拿島上的兩人冇辦法,總不能一首潛守在附近,它也是要覓食的。

隨著巨鯊的撤離,其他的錘頭鯊跟在其身後有序地撤退,彷彿得到了某種無聲的指令。

見鯊魚群撤退,白淼和再不斬對視一眼,冇有多言,紛紛用最快的速度趕往學校。

雖然兩人都己力竭,但是趕路還是冇問題的。

當兩人終於氣喘籲籲地衝進訓練場時,同學們正專注地聽著老師講課。

“桃地再不斬,白淼,你倆乾什麼去了,怎麼還遲到了?”

森川瑞樹嚴厲的聲音響徹在訓練場內,白淼和再不斬不禁同時麵露苦笑。

還是遲到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