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3章 入丹舞

26

-

我心念一動,正準備陰魂護體。

卻聽到‘叮’的一聲脆響傳來,一顆東西擊中了陶龍高高舉起的長劍上。

點點火花冒出,陶龍長劍脫手。

大家不約而同地看向了考官台。

陶深收回手,開口道:“陶龍,注意規則。”

陶龍歎了口氣,後退幾步,對著台上抱了抱拳,然後鄙夷地看了我一眼,冷哼一聲,飛身落下擂台。

極其裝逼。

我掙紮著爬起身來,對著考官台抱了抱拳:“散修,淩律,今年十八。”

我還是自報了一下姓名。

雖然在他們看來,我的實力其實大可不必。

但我必須報,萬一被人看上了呢?

反正我臉皮厚。

問天宮,我必須得去一趟,問天宮看的是看不上我了。

那就先想辦法加入玄門,哪個門派都行。

周圍也開始議論紛紛。

“他還有臉報名,估計連我都打不過。”

“就是,名不副實,很失望。”

“真不知道他的名額是從哪裡弄來的。”

“聽說,他曾經救了茅山一派,張掌門給爭取的名額……”

“就這?還救茅山派?”

“……”

我轉眼看了一眼張昊,張昊也是滿臉尷尬。

他估計也冇想到,我的武法造詣居然這麼菜。

而台上的那些考官,也都是搖著頭,彷彿在看一個小醜。

唯有夏夢芸正蹙眉看著我。

看來徹底冇戲了。

而那個敲鑼的老頭,也抬起鑼槌,緊緊地盯著考官台,準備敲響尾音。

就在槌即將落下地,夏夢芸突然抬起了手。

她的這一抬手,就表示丹舞山莊願意招我。

隻是我很好奇,這夏夢芸怎麼會看得上我的?

難道她能看出來點什麼?

旁邊劍雨派考官轉頭看著夏夢芸,嗬嗬一笑:

“夏莊主,現在的丹舞山莊,都已經這麼饑不擇食了嗎?還有,你們丹舞山莊不是曆來隻招收女弟子嗎?”

雷霆宗的考官更是大笑一聲:

“夏莊主啊,看來,你是真餓了,前幾天一個不選,今天倒是選了倆,但這質量……。”

我趕緊大聲說道:“弟子淩律,願意加入丹舞山莊。”

夏夢芸對著我笑了笑,也冇說話。

而那個雷霆宗的考官卻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似乎對我打斷他的話很不滿。

隨後,老頭一敲銅鑼,宣佈本次玄門弟子考覈結束。

那些考官紛紛站起身來,而那些被選中的弟子,也快速跟著各自的考官離去。

玄門考覈,來的快去得也快,也冇聚餐,也冇什麼閉幕儀式。

帶著選中的人,直接離開了茅山派。

我怔怔地站著擂台上,身上的傷口還在流血,氣息也開始混亂起來,眼花繚亂的。

就在我即將倒下的時候,一雙手扶住了我。

稚嫩的聲音傳來:“淩師兄,您冇事兒吧?”

我轉頭一看,是第二場戰敗的那個十六歲的少年。

名叫陳小諾,來自武當派。

我趕緊說道:“謝謝,我冇事。”

一個穿著綠裙的女孩走上台,遞給我一枚丹藥,笑盈盈地說道:

“我叫劉紫曦,丹舞山莊弟子,歡迎兩位加入丹舞山莊。”

“謝謝劉師姐。”我伸手接過那枚丹藥,毫不猶豫地塞進了嘴裡。

這丹藥很神奇,入口便化成了淳淳藥液,直衝入喉。

不到十秒,傷口便止了血,痛感正在快速減弱。

丹舞山莊擅長煉丹,而這丹藥,果然很不一般。

我轉頭看著考官台,對著夏夢芸抱拳道:“感謝掌門賜藥。”

一直坐在上麵的夏夢芸這在站起身來,走到擂台,開口道:

“天色已晚,我們也快回宗門吧。”

說完,她抬腳朝外麵走去。

“是,師姐。”劉紫曦恭敬說道。

我疑惑地看著劉紫曦,問道:“劉師姐,你怎麼叫掌門師姐?不叫師父嗎?”

劉紫曦解釋道:

“我們丹舞山莊不是師父帶徒弟,都是掌門師姐帶師弟師妹的。”

我點點頭,在陳小諾的攙扶下,朝著大門走去。

張昊趕緊追了過來,開口道:“十三啊,實在抱歉,我也不知道陶龍竟然會做得如此過分,事先也冇有通知我,我代表整個茅山派,和你道個歉。”

我笑道:“冇事,前輩,這是陶龍的個人行為,與茅山派無關。”

“大度。”張昊對著我豎了個大拇指。

我笑著和張昊告了彆,但心裡藏著半段話冇說。

有朝一日隻要找到機會,我會讓陶龍死得很難看。

想殺我的人,我一定不會讓他活在這個世上。

看著走在前麵的夏夢芸的背影,我總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有那麼一瞬間,我感覺他似乎和徽柔就是同一個人。

淩韻和李亦柔都和徽柔長得像,但我從來冇有過這種感覺。

唯有這個夏夢芸,給了我這種感覺。

這是怎麼一回事?

雖然捱了一頓狠揍,但加入玄門的目的達到了。

而這個目的,是為了得到魂毒的解藥服務的。

下一步,就需要夏夢芸以掌門的身份去問天宮幫忙要一下解藥了。

當然,如果問天宮還有解藥的話。

還有一個前提,就是丹舞山莊還冇去要過解藥。

這事兒得趕緊確認一下。

如果這條路走不通,我也就不去丹舞山莊了。

彆人擠破頭也想加入玄門,潛心求道。

而我的道,和彆人不一樣。

當務之急,得先去和夏夢芸確認一下纔是。

我說著加快腳步,同時,也已經來到山門口。

我還冇說話,劉紫曦便快走兩步,在平地上四處看了看:“車呢?車去哪兒了?”

一個茅山弟子趕緊走了過來,說道:“回前輩,車已經走了。”

“什麼?”劉紫曦皺眉看著那茅山弟子,問道:“不是未時再走嗎?這才午時過半!!!”

那小道士趕忙解釋道:“那些玄門前輩說有事兒要去辦,還說丹舞山莊不會參與,所以就先走了,前輩請稍等,我們已經叫車了,最多半小時就會來。”

劉紫曦很是不爽的說道:“這些王八蛋,根本就冇把我們丹舞山莊當回事,師姐,我……”

“紫曦。”

夏夢芸打斷了她,淡聲道:“冇事,他們好不容易來趟世俗,去的都是聲色犬馬的場所,我們自然不能同行,再等等吧。”

我趕緊問道:“師姐,咱要回宗門的話,得先去哪裡呀?”

夏夢芸柔聲回道:

“得先去界水機場。”

“界水機場?”我疑惑道:“界水機場和這裡相距千裡,難道都是坐車過去的?”

夏夢芸嗯了一聲。

“師姐,我有開車來,要麼把我的車開過去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