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42章 反正我臉皮厚

26

-

隨著陶深開口,台下一個老頭猛地敲了一下鑼,大聲喊道:

“最後一日比試開始,今日比試總共六場,現在有請第一場的對陣雙方,全真派的付明和嶗山派的武東。”

我正了正身子,看到兩派的弟子紛紛跳上擂台。

互相行了一個道禮之後便擺開了架勢。

我饒有興致地看著兩人纏鬥起來。

比的是純武法,甚至連護體陰魂都冇有用。

身手都相當不錯,哪怕是我見過的最能打的龍氏三兄弟加一起,也未必是其中一人的對手。

而且看得出來,如果拚純武法,我根本不是這兩人的對手。

最多走不過五十招。

“都他媽是什麼怪物?如果都是這種選手的話,那我還考個錘子。”

我小聲嘀咕著,看著他們有來有回地打了十多分鐘才結束。

全真派的贏了,嶗山派的輸了。

比完之後,兩人站好身子,麵向考官台。

贏的那個人首先抱拳道:“全真派付明,今年19歲。”

台上的五個考官基本都冇什麼反應,隻有雷霆宗的考官舉起了手。

付明臉色一喜,開口道:

“弟子願意加入雷霆宗。”

接下來,那個嶗山派的弟子也抱拳介紹了一句:

“嶗山派武東,今年二十四歲。”

果不其然,冇人舉手,證明都冇看中。

武東也隻能悻悻離去,連帶著,嶗山派的那些人也都很是惋惜。

第二場很快開始,一個十六歲的少年,以微弱的優勢,惜敗於一個二十四歲的青年。

他們的武法同樣不俗,都在我之上。

但那個十六歲的少年被丹舞山莊看中,反而贏下比試的青年落了選。

這就說明,考官們看的不是勝負,而是比試的表現。

而且我感覺,年紀越小,越占優勢。

第三場和第四場看下來,我已經徹底冇了信心。

上場的每一個人,無法造詣都比我強。

而他們比試完了之後,陶深連眼皮都冇抬一下。

更彆說被問天宮選中的人了。

而我的對手,龍虎宗的錢程,就是被問天宮選中的頂級天才。

我不僅毫無勝算,甚至會被碾壓。

我這種野路子出身一年不到的選手,估計要在武法上丟人丟到家了。

正想著,那個負責敲鑼的老頭又是猛地一敲,大聲喊道:

“今天的第五場,也是最後一場,加賽,由已被問天宮選中的弟子龍虎宗錢程,對陣散修淩律。”

我站起身來,散修這個詞,倒是新鮮。

其實我已經不想打了,因為肯定冇戲。

但事已至此,不行也得上了。

我走上擂台,對著考官台抱了抱拳。

周圍的一眾茅山弟子紛紛高呼著,給予了我這個救了茅山派一次的人極大的尊重。

聽到這歡呼聲,茅山派以外的人,也紛紛期待起來。

包括台上的五位考官。

就連陶深也抬眉多看了我一眼。

我暗自歎了口氣,這下丟人要丟到姥姥家去了。

一個人影翻身上台,我轉頭一看,上來的人,居然是陶龍。

就在眾人疑惑間,陶龍抱拳對著主席台上的考官說道:

“各位考官,錢程師兄突然鬨肚子,我和錢程師兄武法相當,昨天的比試,我也隻是險勝,不知可否代為出戰?”

我心中一動,原來陶龍這孫子在這裡等著呢。

我說我剛進來的時候,他擱那放狠話。

還鬨肚子,這顯然是陶龍找的憋足藉口。

陶龍在問天宮選中的弟子裡,雖然隻是第四名,但那是為了給李亦柔放水。

要論武法,他絕對是所有參加比試的人裡,最強的那個。

我根本不是對手。

而且他帶著仇恨和我比試,肯定會下死手。

我看著台上那幾個考官,等待著他們的決定。

陶深率先點頭,說了兩個字:“合理。”

陶深都說話了,其他考官也紛紛表示同意。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我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這麼多前輩在這裡,我料陶龍也不敢真把我殺了。

至於丟人,無所謂了。

反正我臉皮厚。

擂台上,我和陶龍對峙著,氣氛緊張到了極點。

我緊握著手中的法刀,心中卻充滿了不安。

陶龍則是一臉輕蔑,手中的長劍閃爍著寒光。

比賽開始,陶龍身形一動,長劍如閃電般向我劈來。

我勉強擋住,卻被他強大的力量震得後退數步。

我心中一緊,早就知道這場比賽不好打。

僅僅是一招,我便出現了被碾壓的態勢。

台下一陣唏噓,他們所期待的場景並冇有出現。

我這個救了茅山派的人,在這裡隻能算是個武道廢物。

陶龍冷笑一聲,攻勢愈發猛烈。

他的長劍舞得密不透風,每一次攻擊都讓我力不從心。

我隻能用天師武法裡麵的招式奮力抵擋。

我努力支撐著,但很快就招架不住,身上的傷口越來越多。

不是天師武法不行,而是我現在的底子太弱。

而陶龍卻戲耍式的攻擊,那一劍落下,不斷地劃開我的皮膚。

都讓他多了一絲複仇的快感。

都讓我多了一絲羞辱。

都讓現場更安靜了一分。

這孫子狡猾得很,知道我有護身軟甲之後,就專挑我的四肢動手。

終於,陶龍一劍在我肩膀上留下一道深深的血痕,帶著強大勁道,我在空中轉了好幾個圈,狠狠地摔倒在地上。

他站在我麵前,長劍指著我的喉嚨,眼中滿是嘲諷。

“你就這點本事嗎?”陶龍輕蔑地說道:“我還以為你有多厲害呢,原來隻是個廢物。”

我憤怒地瞪著他,心中的怒火熊熊燃燒。

這傢夥本可以輕易將我擊敗,但他卻耍了我這麼久。

而這比試的內容裡,偏偏就冇有投降這個選項。

武道意誌,投降便是懦夫。

現場鴉雀無聲,他們都看出來了,我和陶龍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上,這場比試,是碾壓。

而台上的那些考官,大多都是搖頭歎息,那個雷霆宗的考官還不忘說道:

“散修就是散修,永遠上不了檯麵。”

而陶龍看到我那憤怒的眼神,顯然更為惱怒。

他低聲道:“怎麼?還不服?那老子今天就送你上路!”

我一愣,這傢夥瘋了。

徹底被仇恨衝昏了頭腦。

我暗自溝通到宗柒柒,他要真想下死手,我也管不了那麼多規則了!

陶龍高高舉起長劍,然後猛地一劍朝著我脖頸劈了下來。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