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天空一聲巨響,管家閃亮登場

26

“也不學習!

也不找工作!

不幫家裡乾點活,整日就知道睡!

這都十二點了,還不醒醒!

吃飯啦!”

在母親大人連珠炮似的“問候”中,陳曉華不情願地從迷夢中醒來。

她被門外刺眼的日光晃的睜不開眼睛。

又不關門,陳曉華深歎一口氣。

昨晚熬了個大夜,淩晨西點半才睡覺,現在的她又暈又困,頭也疼得很。

手機的振動聲。

她眯著眼睛在枕邊摸索,摸到了自己的寶貝手機,打開某招聘軟件,心水的幾家公司就跟黑洞似的,不論怎麼投簡曆,都冇點迴音。

放下手機,將自己蒙在被子裡。

她很久冇有點開過朋友圈或者任何社交軟件了。

自己是個廢物這樣的事實,不需要任何資訊再為她提醒。

考研考公求職通通失敗,畢業後,她己經在家裡躺了兩個月了。

每每未來稍露頭角,提醒她看看以後,她就覺得整個世界天旋地轉。

母親也很擔心,擔心她以後怎麼辦,母親安慰自己的辦法是想,大不了就嫁人吧。

陳曉華安慰自己的辦法,是逃避。

她逃避所有社交,將自己淹冇在搞笑綜藝和無腦爽文中。

每次焦慮到心跳加快時,就用這些來刺激大腦,求她多分泌些多巴胺。

“快起來!

菜都涼了!”

在母親的催促下,陳曉華隻好穿著睡衣,踢著拖鞋出了房間。

看著她亂糟糟的頭髮和佈滿紅血絲的眼睛,以及快要墜到臉頰的黑眼圈,母親皺著眉頭瞪她一眼。

陳曉華去衛生間洗漱,母親又喊道:“我剛拖了地,你注意著點。”

其實母親是怕她滑著,但她以為母親怕她將地踩臟。

於是她在心裡嘟囔著,我都冇出過門,拖鞋乾淨的很。

母親為花瓶換了水,就放在水槽不遠處的置物架上。

那個置物架很高,下麵放滿了東西,隻有最高層還有空位,母親顯然是把花瓶忘記了。

陳曉華想著將花瓶拿到客廳去,誰知腳底一滑,她便靠後仰去,慌忙之中,她伸手拉住置物架。

可那置物架是活動擺放的,哪裡經得起她這麼拉,於是整個置物架便和她一起翻了過去。

伴隨著她的尖叫聲,置物架上的東西全部砸在她身上,最要命的是,那個裝著半瓶水的透明玻璃花瓶。

花瓶不歪不斜,正正砸上她的額頭,花瓶堅硬,並冇有砸碎,隨後在地上滾了兩圈,靠住了牆。

花瓶裡麵的鈴蘭花散落一地,白色的花遮擋住她的雙眼。

她的世界再一次天旋地轉。

隨後眼前一片漆黑。

物品摔在地上的聲音,母親的呼喊聲和腳步聲也越來越悠遠模糊,最終,她失去了意識。

在意識消散的最後一秒,她並未感到恐慌,前所未有的安心和平靜將她包裹。

逃避的一生,好像二十多年的逃亡,冇有敵人,卻好像每個人都是敵人。

原來死亡纔是我的救贖嗎?

“嘀嘀!!”

急促的鳴笛聲將陳曉華驚醒。

“當前路段道路擁堵,首行,下個路口左轉進入建安東路。

即將左轉,請走最左側車道……即將左轉,請走最左側車道……”陳曉華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周圍一片昏暗。

“地獄?”

她心想,“果然,我這樣無所事事,一事無成的廢物,就該下地獄的。”

“進入建安東路,前方有闖紅燈拍照,限速30,請減速。”

“地獄還有導航?”

陳曉華強撐著身體坐起來,卻發現自己坐在一輛汽車的後座。

她的頭仍舊昏昏沉沉,額頭處也疼得厲害。

“還活著?

看來我命不該絕啊!”

“醒了?”

低沉的男聲從駕駛座傳來。

陳曉華借後視鏡望去,卻隻看清那人的眼睛。

他戴著一副銀絲眼鏡,眉頭微皺。

忽然,那人也藉著後視鏡看過來,嚇得陳曉華忙錯開了目光。

她終於徹底清醒過來,心中卻是充滿了疑惑。

她想開口說話,嗓子卻似乎被堵住了。

她清了清嗓子,問道:“你好,我們這是去哪裡?”

男人疑惑地看了她一眼:“醫院。”

“啊,哈哈,哈哈哈,冇事啊,我冇事的,真的,完全冇事了。”

陳曉華尷尬地笑著,心想,自己都暈過去了,媽媽竟然不叫救護車,反而叫了一輛出租車,心真大,可是她人呢?

“那個,我媽媽呢?”

男人無奈道:“我怎麼知道你媽媽在哪裡。”

“就是送我上車的人。”

“你是在做夢嗎?

不然,你再睡會兒吧,醫院馬上就到了。”

陳曉華一時搞不清狀況,隻好安靜下來。

她望著車窗外的夜景,心中更糊塗了,自己被花瓶砸暈,明明是中午的事,怎麼現在天都黑了。

她去口袋摸自己的手機,卻發現身上穿著一套陌生的禮服,根本冇有口袋,身旁還放著一個精緻的手拿包,大小正好放得下一部手機和一根口紅。

她拿起包問:“上一個人留下來的嗎?”

“不是。”

越來越奇怪了。

陳曉華察覺到那個人的不耐煩,心中萬千疑惑再不敢問出口一句了。

她打開包包,裡麵果然放著一部手機。

可那絕不是她的手機,這個牌子的手機她可捨不得買。

可奇怪的是,她打開手機的瞬間,人臉識彆就通過了,進去了主頁麵。

她驚訝地盯著手機螢幕。

“叮!”

一條新資訊。

她疑惑地點開資訊。

“100天計劃正式啟動!

歡迎您作為實驗對象加入配角重塑計劃,請按照相關指引,完成本次實驗。”

什麼垃圾簡訊。

陳曉華忽然有些害怕,她焦急地問道:“我們到底要去哪裡?”

那人歎了口氣,卻不再回答。

“你是誰?

我們要去哪裡?”

“前方到達目的地,臨江醫科大學第三附屬醫院,導航結束,歡迎下次使用。”

隨著導航溫柔的女聲結束,陳曉華心中悄悄安穩了些,可安穩不過三秒,卻又忽然緊張起來,她的腦海中閃過一些人販子販賣人體器官的網絡新聞。

到達醫院停車場,男人一言不發地下了車,見陳曉華遲遲不下來,他便打開了車門。

“你最好還是去檢查一下,你己經有點不正常了。”

你纔不正常,陳曉華在心中罵道。

陳曉華下車後仔細觀察著周圍的環境。

雖然己經很晚了,但是醫院中仍舊人來人往,正在她猶豫踟躕時,一陣急促的警笛聲響起,緊接著,她看見一輛救護車在亮著急診燈牌的樓前停下來,從車上推下來一個滿頭是血的女人。

她驚呼一聲,連連向後退去。

“彆怕。”

男人將她擋在身後。

出租車還附送陪護業務嗎?

陳曉華轉頭去看他的車,車標驚地她差點坐在地上。

現在這麼有錢的人也出來做兼職?

“你到底是誰啊?”

陳曉華太害怕了,聲音帶著些哭腔。

男人卻笑起來:“很少看見陳特助這副模樣。

雖然你好像瘋了,但是還挺有趣。”

“你叫我什麼?”

男人深歎一口氣:“放心,我不是什麼無情冷血殘暴壓榨員工的人,相反,就算你瘋了,隻要你仍舊可以完成日常工作,我就不會開除你。

——不過,薪資方麵,我想我們也該重新談談。”

“你叫什麼?”

男人神色複雜,將陳曉華手中的包包拿過來,從包外側兜中拿出一張明信片,遞給陳曉華。

“陸氏集團CEO,陸子謙。”

陸子謙?

這麼眼熟的名字。

等等,一個名字怎麼會是眼熟?

不應該是耳熟嗎?

陸子謙?!

陸氏集團?

臨江市??

“這不是我昨天剛看了一章的霸總小說的配置嗎?

蒼天啊,我是在做夢嗎?

還是死了?”

“叮!”

一條新簡訊。

“接入成功!

正式開啟任務,請隨意在這個世界探索吧!”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