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四章 空間

26

-

“下麵將要入場的選手是有著35戰33勝的泰拳王:阿迪!”隨著主持人的聲音響起,一名身材矮小壯實,膚色黝黑的中年男子走上了擂台。

劉強看到,此人步履穩健,渾身肌肉線條流暢,充滿著爆炸般的力量,一看就是既有爆發力,耐力也好的那種人。

“今天,阿迪將迎來他的又一個挑戰者,來自北方的譚腿傳人:全龍!”主持人介紹的時候,往往都是用的綽號或者化名。因為在這種壓軸賽上,打出人命來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

上來的是一名青年男子,古銅膚色,上身肌肉線條並不誇張,但是一雙腿卻比常人粗壯,而且長。

隨著鑼聲響起,兩人開始相互試探,哪怕劉強坐的比較遠,也能聽到兩人拳腳碰撞的劈啪聲。

全龍雖然專注腿法,但實際上他的腿隻是攻擊下三路,甚至最高不過踢在阿迪的膝蓋外側。出腿迅速有力,雙手隻是護住上半身。

阿迪在這狂轟亂炸般的攻擊之下,甚至無法做出有效還擊。終於,阿迪再次被全龍一腳踢在左小腿處,骨頭斷裂聲清脆無比。

“哦……”伴隨著全場一陣倒吸冷氣的聲音,阿迪顯然斷了腿,摔倒在地。

裁判示意比賽結束,全龍獲勝。

“全龍、全龍……”場上居然還有全龍的粉絲,在不斷高喊他的名字。

彆人可能看不清楚,但是劉強卻感到很不可思議,全龍可以保持速度與力量,連續命中阿迪左腿十餘次,且至少有七八次踢在同一個部位。這種對於力量和準確度的把控,絕對是經年累月練出來的,而且是要打活動物體,不能是僅僅靠打木樁。

若是木樁,自己也能做到這份力量與準確性,但是腿部的骨骼硬度不行,遇到活動的物體,那肯定就踢不中了。

劉強雖然練過功夫,但是大都是修道的,並未往實戰方麵發展過,能有這份眼力,到也實屬正常。

回到公寓內,劉強的內心還是久久不能平靜,要不是自己有正式工作,到時也可以去試試這種拳賽。墊場賽也有千元的收入,自己眼下的優勢是有一定抗擊打能力,恢複性非常好,可以連續作戰。弱點就是冇有什麼攻擊性,也就能當個沙包,給人墊墊場。

“或許可以試著調動真氣去鍛鍊一下身上的經脈,或許會有效果。”劉強迅速調整身心,進入打坐狀態。

打坐其實是一種狀態,不一定非要是坐著,也可以躺著,也可以臥著,也可以站著,甚至可以行走。主要就是凝神入氣穴。這個穴,並非是一個地方,而是真氣所在之處,就是氣穴。

當然,也可以用心神調動真氣,但是這樣不是勞而無功,就是出現問題,學名就是走火。

除非,有前人摸索出來的功法,這樣才能保證真氣在心神的引領下按照一定規律運行。這類功法效果不一,大都被各門派深深藏匿起來,非傳衣缽者不可得。

呂祖八式功正是其中的一種,社會上也管這種功法叫做八段錦。但是如果冇有真氣,那練習這種功法就像是車輪空轉,冇有多少效果。

有了真氣就不一樣了,每日練習,都以促進真氣壯大。

劉強凝神入中宮,然後讓真氣進入手中。此時,他突然想起了自己丟失的6個籌碼。

睜眼一看,這6個籌碼可不就在手中麼。

劉強捏捏自己的臉,發現很疼,這明顯不是在做夢。

“那就是體內這個小世界能當做儲物空間用了。”劉強暗暗思索:自己這些年勤修真氣,但是並不能激**內世界,直到前段時間引先天一氣入體,這纔打開了小世界的空間。看來這個空間的性質和先天一氣一樣,介於真幻之間。

劉強又試了試,他目前可以把床那麼大的物體收入空間,再拿出來。但是,也可以明顯感到,這一進一出,真氣的減少。

劉強又試了試魚缸中的魚,可以放進去,但是拿出來的時候,魚就死了。後來劉強還做過實驗,活物放進去會死,而且精神越強的活物,越難以收入空間。他最多能收入巴掌大的小魚,再大點都做不到了。

不過,隻要冇有獨立的精神的物體,都是可以收入的。隻是體型、質量越大,收納所消耗的真氣就越多。床這麼大的物體一進一出,他約需要消耗目前真氣量的五分之一。

而且這隻是一進一出,如果他一直收納,目前還不知道空間到底能裝下多少東西。劉強把家中的傢俱全部都收入到空間中,一身的真氣消耗一空。

這些真氣大約三到五天可以修煉回來。

為何有了先天一氣,才能使用這個空間世界呢?

先天一氣是後天鏈接先天的關鍵,而這個空間世界卻屬於並行空間。因此,隻有通過先天進行門戶轉化,纔可以連通兩個世界。

想到這裡,劉強嘗試著召喚變異士兵。

大約消耗了兩天打坐的真氣量。

一名壯碩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屋中,把劉強嚇了一跳。

為什麼?金魚會死,變異士兵卻是活的?

估計是這些通過係統召喚的召喚物已經打上了劉強的精神烙印,這才得以活著出入空間。不會在兩個並行空間的轉換中失去生命。

此時他還有些後怕,幸好冇有把蟲族召喚出來,否則估計萬一惹出事來,自己都不知道該如何收場了。

好處是,隻要真氣量足夠,將來自己還有哪裡去不的。

隻是在這裡修行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具體原因劉強也想不出來。“或許回頭可以找點蘊含真氣的食物或者法器,再要不就是尋找洞天福地,看看能否加快點速度。”

要不先用這個能力搞個物流試試?可是思來想去,劉強也不知道該運點什麼,他現在的一身真氣,也不過就能放下一貨車物資,就算運到千裡之外,也賺不到幾個錢。

要說運送高價值物品,誰又會找他這種私人來運輸呢。

“不過違禁品到是可以考慮考慮,儒以文亂法,俠以武犯禁,貧道眼中可冇有什麼條條框框。”劉強想著,這裡距離邊境也不遠,時常會發生火併的事情,把變異戰士的武器召喚出來,倒不是什麼難事。

剛召喚出變異戰士的時候,劉強還有點興奮。但是回頭他又陷入了迷茫中。他現在所在的時空,到底是不是原先的那個時空?亦或是另一個夢中之夢。

吃喝拉撒睡,一切正常,打坐修行也與前世一樣,除了這個召喚術,從哪方麵也感覺不出這個世界有問題來。

劉強試著呼喚係統,卻發現毫無迴應。

算了,想不明白就不想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又過了兩天,周軍喊著劉強一起去赴宴。

“鐘局長管著咱們市的外貿,咱們要想擴大業務,他可以給出很大的支援。今天去了,少說多聽。”周軍這是真把劉強當兄弟,這麼重要的場合都帶著他,還不忘隨時耳提麵命一番。

晚上七點,在諾登大酒店包間內,鐘局長姍姍來遲。

“哎呀,周老闆,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這是你小嫂子,安妮。”這個鐘局長差不多五十多歲,個頭中等,麵白無鬚,一個碩大的鷹鉤鼻子,看上去總讓人感覺有些外族血統。他身旁跟著一名女子,個頭比鐘局長還要高點,穿著一身綠色的旗袍,儘顯婀娜的身段,看上去不過二十出頭的年紀。

雙方一番寒暄後坐好,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鐘局長打開了話匣子:“上週西郊的拳賽可是真精彩。”

“哦,鐘局您也過去看了。”劉強忍不住接了一句嘴,但是效果出奇的好,使得鐘局長更方便借題發揮了。

“小兄弟也是愛拳之人啊,真是有緣。北方來的那個拳手可真厲害,打得那個泰拳佬毫無還手之力。”鐘局長彷彿還沉浸在那次拳賽中。

雙方談了一會兒拳賽,話題終於繞回到外貿上來。

原來,周軍根據行情判斷,國內叉車市場短期內還無法生產質優價廉的叉車。但是,半年之後國內叉車市場肯定會有較大幅度提升,到時候國外供貨商肯定會提價。那就不如提前買下一批貨,存在國內,這樣也好有跟外商討價還價的餘地。

叉車可不小,要想放在倉庫內,儲存費不低先不說,回頭往北方運,還要走海路。如此一來,還是放在海關附近的倉庫最好,安全、便宜、便捷。隻要鐘局長能給說情,那些倉庫肯定能給騰出一個來。

最終,周軍定下了要一間兩千平的倉庫,每個月給鐘局長5000元好處費。這個錢自然由劉強去送,鐘局長乾脆大手一揮:“這錢都放你小嫂子這裡。”一邊說著,一邊手開始不老實,明顯是酒勁和興奮勁都上來了。

酒宴儘歡而散,劉強和小嫂子安妮約好了接頭地點,目送兩人開車離去。

此時的周軍,狠狠掐滅手中的煙,罵了句:樂色!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