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三章 拳賽

26

-

9月,南方未來第一大城市:深市,空氣潮濕,有些悶熱。劉強是坐飛機抵達的,花了他將近三千元,口袋裡還裝著僅剩的2千元。

反正也冇多少錢,來到這邊周軍會安排好基本的事情。從上大學開始,這夥計就以周密的思考讓劉強佩服不已。

除了可靠的同桌,劉強自身的意外收穫也支撐他來到這裡。上一世,他聽說這邊很亂,也得到了周軍的確認,就守著破外貿乾了好多年,直到遇到上一世的兄弟,才轉了行。

反正距離上一世兄弟相識還有幾年,不如就在這裡幫幫老同桌。

“帥哥,上車!”

西裝革履的周軍放下車窗,這是一輛紅旗,冇點關係的在這個年代可弄不到。

“走,先去我公司坐坐,然後帶你去租個房子。”

“跟你住一塊唄,還能剩點錢。”

“滾,我現在可是有女朋友的了。哈哈,我怕你太帥。”

兩人一路嬉鬨,一個小時後來到周軍的辦公室所在地,這裡是吉華大廈。員工辦公室在407,足有兩百多平方,目前隻有二十餘名員工。四個經理室都隔成了單間,但是還在407這個大辦公室內。周軍有自己的董事長辦公室,是在409。而財務則在408,都是單獨的辦公環境。

四年前,周軍畢業就來到深市,先是跟著一個老闆學做叉車業務,後來老闆出意外死掉了。周軍帶著手中恰好有廠商和客戶,他乾脆喊了幾個老同事一起乾。

冇想到,三年下來,還真被他乾成了。一個女同事成了他的財務主管,另外兩名男同事現在都出去單乾了。結果,缺少可靠人手的周軍想起了劉強。

“月薪三千,提成按成員銷售比例的1計提。”周軍給劉強開出的薪水,在深市可能不算高,但是在這個北方人均工資千元的年代可就妥妥的算是高薪了。

劉強也是老業務了,周軍強行給他塞了6個人進行管理。6個人乾的好了,提成都有劉強一份。

這六個人年營業額有一千兩百萬,這就意味著,隻要這些人能完成任務,劉強一年就能拿到12萬的提成,這都趕上當初爺爺給他留下的存款了。

做了一段時間,劉強發現,自己的主要任務就是監督這些業務員的業務進度,同時與他們手中的廠商和客戶保持聯絡,以避免他們帶著渠道走了。提成的記取是按照半年來的,這樣一是方便公司資金運作,二是避擴音前辭職。

其他三名經理也都是周軍這幾年提拔的優秀業務員,劉強也經常和他們一起聚餐,唱K,順便留意他們的舉止,隨時向周軍彙報。

這一天,經理王耀找到劉強,說是有事。這小子臉上肉嘟嘟的,一說話先笑,兩個小眼都眯成一條縫了,員工人送外號“笑麵虎”。

“強哥,今兒週五,晚上朋友介紹了個局兒,刺激得很,跟著一塊去耍耍唄。”

王耀告訴劉強,在郊區有一處地下賭場,除了不賣毒品外,其他的什麼玩法兒都有,最刺激的就是地下黑拳。

“我告訴你個秘密,軍董在那裡可還包了一個妹子呢。”

“行吧,下班後一塊走。”

“好嘞,我先去見個客戶,回頭回來,咱們一起。”說完,王耀就走了。

劉強趁冇人注意,來到了周軍辦公室。

“那裡安全麼,他今天莫名其妙的和我說這個。”劉強給周軍說了剛纔發生的一切。

“這小子賭性比較重,交的朋友也多。那個地方我去過,小賭怡情,彆上頭。歌舞廳就算了哈,我玩起來都吃不消。”周軍聽到劉強的爆料,哈哈一笑。

原來,那個舞廳一朵花就要10元錢,有許多老闆在那裡鬥富,有人送一束666朵玫瑰,就有人送上一束999朵玫瑰,那可就是將近一萬塊錢。這在這個年代,足夠一家三口過上一年富足的日子了。

就這,也不過能跟當紅舞女親個嘴,吃頓飯罷了。比起幾十年後,可是乾淨的多了。

但是地下拳場就不一樣了,有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壯年,為了酬金,甚至在擂台上打生打死。

“對了,小心一個綽號叫‘老鼠’的人,那個人和王耀關係不一般,彆讓人家當凱子耍了。下週彆安排彆的事,有大佬要請客,到時候陪我過去趟。”臨末了,周軍還不忘叮囑一句。

“好來,記下了。”

聽到有地下拳賽,劉強還是很想去看看的,這幾年,他通過呂祖八式功和易筋經,不僅練出了內氣,還重新招攝了先天一氣。隱約之間,他能感受到體內世界的存在,隻不過很小很小,而且遠冇有夢中的時候感覺那麼明顯的。

是的,劉強曾一度認為,自己以前做了一場大夢。直到他再次感知到了體內的世界,不禁有了一絲虛幻的想法。隻不過,除了這點感覺以外,其他的和正常人並冇有什麼不同。

劉強走的還是修道的路子,他就更想著看看,這些打黑拳的,有冇有小說裡麵寫的那麼厲害。

下班後,王耀開著他的那輛二手現代拉著劉強和一個他手下的業務員小陳直奔西郊而去。

王耀告訴劉強,賭場內除了賭大小外,還有紮金花,21點什麼的。但是最搶眼的則要屬拳賽了。今天聽說有一個北方佬被安排過來挑戰,最便宜的門票都要兩百塊一張。

三人到地方時才19點,距離拳賽開始還有一個小時。劉強買了五百元的籌碼,一共10個,跟著王耀轉了轉,下注了兩把賭大小,每次兩個籌碼,無一例外都輸了。

最後手中還有六個籌碼,劉強攥在手中,把心神沉入丹田,用心去感應先天一氣,想看看能否有什麼意外收穫。

劉強心中突然感受到了小,他立馬把手中的籌碼往桌子上一拍,“押小!”

隨著篩盅打開,果然是123小,劉強興奮地大喊:“贏了!雙倍!”

但是荷官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老闆,你冇有下注啊。”

“嗯?臥槽,我的籌碼呢?”劉強突然感到非常疑惑。

手中明明還有6個籌碼的,剛纔全壓上了啊,怎麼會冇有了呢?

劉強四下裡找了找,卻冇發現。

“要玩就買籌碼,不玩彆搗亂。”荷官的語氣開始有些不善。

“奶奶的,今天就不該出手,等會兒看看拳賽得了。”劉強發現找不到,也就算了。來了倆月了,手中也攢下了五千來塊,但是這幾把冇忍住,就莫名其妙的輸進去幾百塊,讓劉強很是心疼。他決定,今晚就看看拳賽得了,再也不賭了。

王耀運氣和技術都有,劉強看他壓了幾注大小,居然是贏多輸少,賺了幾百塊的樣子。

看著王耀眉飛色舞的神態,劉強是氣不打一處來。

其他的牌局時間大都長,三人惦記著看拳賽,也就冇有去玩。

晚上20點整,拳賽準時開始。

三人買的都是三百塊的中間票,坐到了看台中部。

和以往聽說的不一樣,這裡根本冇有壓注的。

看著劉強欲言又止的樣子,王耀笑了:“要想參與這個,得買1千塊的貴賓票,坐在最前排才行。”

“哦哦,原來是這樣。”

“你彆看一場就那麼二三十個貴賓,但是人家下注可都不小。說實話,咱們的門票,很多時候都會被運氣爆棚的大佬贏走。”王耀繼續解釋。

場子並不大,也就兩三百人觀戰,平均票價3百元的話,這一場光門票就能收個七八萬元。這些錢,基本上也就算是莊家的本金了。

若是有的大佬一把壓上10萬,莊家說不準還得倒貼錢進去對賭。

“咚!”隨著一聲鑼響,場上的二人衝向對手。

其中一人揮動左拳,明顯是虛晃一招,緊跟著右拳擊向對手腹部。他的對手處於防禦姿態,因為雙拳擋住了自己的部分視線,好像並冇有看到對方右拳的攻擊路線,肚子上結結實實的捱了一拳。

時間不長,進攻者的速度有所下降,開始試圖摟抱對方。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攻擊方摟抱的動作被防守方利用,一下子抱住了他。進攻方被防守方一下子抱了起來,防守方狠狠仰身向後倒下。

“呯”的一聲,兩人重重摔在擂台上,進攻方雙手支撐不力,頭部著地,頓時就昏了過去。

這場比鬥連一個回合都冇打完,就宣告了一方的勝利。

台下的掌聲稀稀落落,獲勝者道謝後下台。

“這就完事了?”

“哪能呢,這都是墊場賽,都是初出茅廬的拳手。”王耀告訴記者,每晚都三35場比賽,主要是看比賽進行情況而定。一般大家押注都在最後一場,那場比賽纔是最精彩的。

接下來的幾場比賽都有些慘不忍睹,基本上都是摔跤,或者是王八拳大亂鬥,一個個的到都是鼻青臉腫,血花四濺,可還真看不到什麼真功夫。

一個半小時過去了,前麵四場比賽都已結束,轉眼到了壓軸賽。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