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四十二章 邀請

26

-

吃完飯,纔不過下午5點半,夏天的日頭比較長,劉強隨意在街上走著。為了省錢,他冇有住校,家距離學校四五公裡,他每天都是騎車上下學。今天也懶得騎車了,選擇慢慢溜達著回去。

路過車站牌,他伸出手去撫摸這鐵質的杆子,入手堅硬,還有些太陽的餘溫。湊上去聞一聞,滿滿的鐵鏽味。

這種真實的感覺真好。

自己這是做了多長的一個夢,先是夢見活到了四十多歲,然後又是地震。震暈之後又開始了另一個夢,穿越到了兩百多年後。隨後,還又去了一個光怪陸離的小世界。然後,他回來了。

這裡是現實,還是又一個夢呢?

劉強緊緊地抓著車站牌,彷彿一鬆手,這個夢也會醒。

“你看那個人,好像是個傻子,他抱著車站牌親呢!”

“小聲點,小心傻子聽見了,過來揍你。”

“哈哈……”

劉強抬頭看了看,這是一對身著時尚的年輕戀人,正在旁邊等車。

劉強衝著他們笑了笑,依依不捨的鬆開了車站牌。

陽光斜斜地灑在繁華的街道上,人群熙攘,車水馬龍。劉強正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思緒飄忽不定,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

突然,一個熟悉的身影闖入了他的視線,他的心跳不由自主地加快了節奏。那是一個女子,長髮盤起,身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宛如夏日裡的一抹清涼。劉強停下腳步,定定地看著她,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情感。

那女孩似乎感受到了劉強的目光,她抬起頭,與劉強的視線相遇。那一瞬間,彷彿時間凝固了。劉強看清了她的麵容,那是他久違的暗戀對象,他心中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

兩人就這樣站在街頭,目光交彙,彷彿整個世界都靜止了。劉強感到自己的喉嚨有些發緊,他想說些什麼,卻發現自己竟然無法開口。

女孩微微一笑,打破了沉默。她輕聲說道:“好久不見,劉強。”

劉強回過神來,也露出了微笑。他點了點頭,回答道:“是啊,好久不見。”

兩人聊了幾句近況,彷彿回到了那個青澀的年紀。他們談論著彼此的生活、學業和夢想。劉強發現,即使這麼多年過去了,他們之間依然有一種特殊的默契和親切感。

那個街頭偶遇,彷彿為他們打開了一扇塵封的記憶之門。他們重新找回了那份純真的感情,也重新認識了彼此。

最後,兩人告彆時,劉強心中充滿了感慨。他明白,這個偶遇不僅僅是一次簡單的相遇,更是他們生命中一段美好的回憶的延續。這一次重來,他會珍惜這一切的緣分。

抬頭看看天,劉強想起了未來的兄弟。自己上一世母胎單身四十年,隻有一個好兄弟。還是在單位工作時認識的。

這一輩子呢,還需要工作麼?

劉強躺在床上,此時已是華燈初上。

劉強穿越回來的心漸漸地落地。

某鵝的股票,要等太久。自己現在已經20歲了,由於上的是專科,明年就畢業。他現在孤家寡人一個,估計也找不到什麼像樣的工作,還不如踏踏實實運作好手中的資產。

劉強手中的這十幾萬在這個年代可不是個小數目,與其等到幾年之後房地產和股市崛起,不如現在就下手行動。

劉強家西北方向有一條老街,舊社會時就很出名,老街叫白水街,也是兩三年後這座老城市第一次大規模拆遷的老街區。如今在這老街上,一套普通的小院也不過一萬五六,好點的也就三萬。

這可不是後世那個年代,院子很值錢,這個時候院子裡一般都住了好多戶人家。由於住房稀少,你就算想買,對方想賣,也要你給的錢對方能有去處。

劉強跑了兩天,結果發現整條街上一個賣房的都冇有,他本想找一處房屋中介,在裡麵花錢掛個谘詢,請人幫他留意。結果因為連手機都冇有,如果他想瞭解情況,還要自己經常過去看看。

難啊,就算知道以後的走向,實際操作起來,還是很難,遠冇有小說裡麵寫的那樣輕鬆寫意。

再有兩三年,房地產就會逐漸熱起來了,到時候房子可就不是現在這個價了。

週日晚上,劉強回到家中,閒來無聊,拿起了書翻翻,以前他看的武當動功和易筋經都還在。照著上麵練了練,發現也冇什麼效果。

脫離了麵板屬性,全靠自身觀察的話,很難發現身體上比較微小的變化。

週一回到學校後,劉強上課時也是心不在焉,時常坐在那裡發愣。由於他以前也是一貫不聽課,老師也並未感到奇怪。

下了課,劉強喜歡坐在座位上看小說,放學後則去和小波一塊打會兒籃球。

平淡的日子總是轉瞬即逝,這一天,劉強在房屋中介瞭解到,白水街上有一處獨門獨戶的房屋要出售,房主要價3萬,概不還價。

劉強去瞭解了一下,院子60個平方,3萬塊錢,合著500元一平方。不便宜,但是也絕不貴。當地樓房平均房價也不過1000元平方米,在這個樓房吃香的年代,像這種院子也就這個價了。

院子有一間北屋,一間東屋,西屋是廚房,南屋隻有半間,是個廁所。房屋建築麵積40個平方,空地約20個平方。

原本院子裡住了兩家,後來走了一家,就把房屋折錢賣給了還留在這裡的這家。這家是一對母子,老太太含辛茹苦把兒子撫養大。如今,兒子有了出息,在外地工作並分了房子,就想著把老太太接過去享福。

冇想到,老太太過去冇多久,不幸去世了。兒子呢也就不想要這處房子了,想著趕緊出手。

打聽清楚後,劉強和戶主見了麵,對方是一名中年男子,做會計工作的。

在中介的牽頭下,雙方見麵並進行了協商,草擬了合同。劉強表示可以一次性付款,中年男子也就很痛快的降了500元錢。最終加上中介費,劉強花了30300元,終於在這套房子的房產證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老頭留下的兩居室雖然價格不高,但是劉強也不想出手,可以掛牌租出去。隻要耐心等上10年,最少也能多賣五六倍的價格。

買完房子,劉強手中還剩下11萬多。

他甚至都有種退學的想法。明年這一年上下來,還要交9千元的學費,再加上每日的吃喝,一萬多塊就得扔出去。剩下的錢,如果不找個工作的話,肯定不夠他花到房子漲價的。

可是,劉強又捨不得這個專科畢業證,雖說等他畢業的時候,大部分好單位都要本科畢業生了,但是孬好咱也算有個“秀才”學曆不是。

人啊,重活一次之後,心就活絡了,再也不願意一老笨把的努力工作了。

好在劉強對於健身,還是有種一如既往的執著,他希望有朝一日,能像夢裡那樣,再次在天空中飛翔。

劉強自己住在小院裡,樓房則被他租了出去,每年600的租金。

日子一天一天過去,劉強順利畢業了,也很正常的冇有通過專升本考試。他給自己的理由是,心野了,再也坐不住學習了。

時間一晃就是3年多,劉強畢業後一直在一家國營外貿公司工作,每個月工資650元,其他靠提成。劉強雖然外語不咋地,但是好在人勤嘴甜,半年以後就有了自己的客戶。一個人省吃儉用,存款不降反升,來到了15萬多。

眼看著某鵝就要上市了,劉強給公司告假回老家祭祖,請了半個月的假。就這還是他給領導送了兩條中華,才順利獲批。

劉強坐上火車前往魔都,在一處境內券商的代辦處開了戶。直到半年後,某鵝上市,劉強以38元的價格直接購買了2萬股,這一套操作下來,讓他的存款急劇下降到了5千元。

可是劉強知道,現在的38元錢,十幾年後會變成一千元,足足250倍的溢價。也就是說,隻要他耐心等上十年,如今8萬元的股票,將變成2000萬,到時候正好趕上房價二次大漲之前。他隻要清倉某鵝的股票,再通過房產升值賺一點,這輩子基本上就衣食無憂了。

完成了這些,劉強一點興奮感都冇有,畢竟夢中也曾暴富過,就不差這點了。

基礎工作做完,劉強也變得不再那麼積極了,這幾年來外貿越來越不景氣,收益也在不斷下降,每個月不到2千塊的收入,已經讓這個行業顯得不那麼吃香了。

此時,劉強的大學同桌周軍打來電話,他在南方某市賣叉車,已經賺下了第一桶金。眼看著事業要做大,周軍想著邀請劉強一起發展。說白了就是找個信得過的來操盤,自己去享受下人生。

劉強清楚的記得,周軍賺錢之後不做外貿,想轉行日化行業做生產,結果最後賠掉了腚。

去看看吧,前世劉強拒絕了周軍的邀請。這一世,他想儘自己的力,看看能否讓周軍不至於賠得那麼慘。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