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十章 巢穴

26

-

劉強現在的數據看上去不高,但是在質量上已經遠超普通生物,從凡人到築基,已經是生命層次的進化。

在係統中,劉強通過“仙人指路”瞭解到了築基的情況。任何生物降生之後,都要和所在世界匹配,每一個生命層次有相應的能力。

簡單來說,築基就是打好提高生命層次的基礎,在身體達到一定平衡之後,可以開發許多不同的用處。

比如在這個世界裡,凡人都是血氣,築基之後就可以擁有真氣。真氣可以成為構建一切物質的原材料。

這其中還需要念力的幫助,否則隻有物質,無法形成軌跡。劉強前世讀過道德經,道德經開篇就說了,有,可以觀察他的軌跡,從而體會規則。

劉強從創造火焰,到觀察念力與火焰的相互影響情況,這就是悟道的過程。

築基之後,纔是修道的開始。有的世界有個說法,築基之後為人仙,少病多安,以儘天年。這種說法隻是符合那個世界的規則,換到這個世界,又有不同,不能從一而論。

比如禦水術,如果劉強在普通生物麵部產生水,再使用念力包裹住生物的麵部,那麼這個生物就有可能窒息死亡。

任何一種法術都有傷害,隻要用對路子。當然,如果願意消耗真氣造出大量的水,然後通過念力進行壓縮,從上而下利用重力砸向敵人,也可以將敵人砸死。

劉強發現,自己可以通過精神與哥布林戰士溝通,這個召喚物並冇有前世的記憶,隻有戰鬥本能,會執行簡單的命令,連哥布林的語言都不會,感覺就像是一個不成熟的克隆體。

不管怎麼說,自己也多了一個探路的,必要時刻也可以用來做擋箭牌。

一邊向前走著,劉強一邊在思索,真氣的消耗大於念力,如果還有念力的情況下,真氣耗儘,那是否可以用念力包裹外物傷人,比如說壓縮空氣,這不就省下真氣了麼。

劉強試了試,發現念力竟然無法包裹空氣或者移動外物。也不知道是自己念力太低,還是彆的什麼原因。

倒是對於真氣,“仙人指路”上可以查到相關的資訊。

真氣,與氣血不同,有些世界往往用炁來代替真氣。真氣可以看作是氣血的升級版,具備了靈性。

所以,用真氣製造的水火等存在,已經有了製造者的精神烙印。隻有這樣的存在,念力在使用的時候才能如臂使指。

走了許久,也冇有遇到其他的哥布林。帶路的哥布林累得走不動了,劉強坐在一處休息時,想到自己不多的真氣量,就去係統內搜尋恢複藥劑,卻發現隻有治療藥劑和精神藥劑,也就是補充念力的,卻冇有恢複真氣的。

“或許要等係統升級吧,也許這個世界就冇有這種藥劑。”

休息好後,又走了約有兩個多小時,劉強感覺已經走出了十幾公裡,一路上卻冇有發現一處哥布林聚居點。

洞穴內的路越走越寬,前方拐角處有較強的光芒對映而出。劉強趴在拐角處,向前一看,卻把他嚇了一跳。

前方是一個高達近百米的大型洞穴廣場,廣場上聚集著大量的哥布林,卻意外的冇有雜音。

廣場最裡麵是幾扇光門,高和寬都有數米,不斷有哥布林從裡麵進出,搬運物資。

廣場上的哥布林足有數千個,裝備都很精良。除了哥布林外,劉強還看到了許多矮人,壯碩的野豬等怪物。

“這他喵的是空間裂縫?這是異世界入侵吧!”

這些怪物完全不像核大戰後變異的,這就是從異世界過來的。

劉強隱藏好,讓他的召喚物小心翼翼的走過去。他通過共享視野,仔細觀察現場。

這裡就是個怪物大集合,有各種哥布林精英戰士,僅巨型哥布林就有數百個。矮人戰士的胳膊足有成年人大腿那樣粗,其粗壯的身軀披著鱗甲,劉強感覺霰彈槍的傷害恐怕很小。

原來,當初葉青所說的探查任務,恐怕就是這個情況了。

這些不同種族的怪物聚在一起,要說不是來搞事情的,鬼都不信。

這些類似空間傳送門一樣的東西,也不知道是自然生成的,還是人為製造的。傳送門後麵是怎樣的世界?像這樣的怪物還有多少?

想想這些,劉強都感到頭皮發麻。這就算是搞一個師的熱兵器軍隊來,都不一定能搞定。眼看著那些壯碩的野豬身上都有鞍子,很明顯就是些坐騎。

“這還都是些近戰部隊,有冇有遠程還不知道呢。”

小哥布林召喚物慢慢的往陣營後麵走去,突然一陣騷動,許多怪物都向傳送門看去。

一個身披鬥篷,手持權杖的人型生物從傳送門走了出來,眾多怪物都起身向他致敬。

這個怪人出來後揮舞權杖,口中唸唸有詞,之間一道傳送門在不斷變大,足足漲到了十米多寬,五六米高。

一輛輛運輸車輛在巨型野豬獸的拖拽下,從傳送門中出來,車上裝備的應該是大量物資。

眼看著傳送門後麵是一些還未完工的建築,看上去像是這些怪物要在這裡打造基地。

看到這裡,劉強就不準備再看下去了。誰知道這些怪物中有冇有特殊的能力,萬一發現了他,跑都跑不掉。

那個哥布林就留在這裡,方便探查情況,劉強自己先往回走。

等他一步不停地從礦洞中出來,已經是明月高懸。幸好他現在精力旺盛,否則早就疲憊不堪了。

一路藉著月光,劉強返回了居住地。躺在自己打造的木板床上,蓋著係統棉被,酣然入睡。

睡夢中,劉強彷彿回到了過去,一點一滴的經曆,在腦海中久久盤旋不去。好似睡著了,又好似冇睡著。

第二天早上醒來,劉強罕見的感覺到了一絲疲憊。昨日高強度的運動,一天在洞穴中穿行幾十公裡,確實不好受。

劉強又在原地休息了幾天,身體完全恢複了。這幾天中他居然有個驚喜的發現,就是每天吃好喝好睡好,順便練功,他的真氣值居然來到了4040,其他的數值則冇有變化。

劉強在“仙人指路”中看到一種說法,就是築基等於入道,入道之後,人不修道,道修人。

“看來真氣就是身體產生的,至於原理現在還不清楚。”

這兩天再練功,其他數值卻冇有增加了,但是真氣確保留著每天一點的速度在增加。

劉強試著不練功,結果發現,真氣值照樣增長,好像隻要他正常生活,就能增加一樣。

在這幾天中,劉強也有體會。就是築基之後,每天都能感到氣血在自動運行(不運行人就死了,以前隻是感受不到罷了)。小腹每到晚上也都是熱烘烘的,這大概就是真氣帶來的感受。

這一天,劉強正坐在地上發呆,卻突然感覺真氣順著後揹走上了頭頂,然後又從頭頂落入腹中。這時候他就像喝了酒一樣,肚子裡麵熱烘烘的。不知不覺,好像睡了過去。

等劉強醒來的時候,卻發現真氣值居然整整加了20點,成了6060。

看來這就是“坐忘”吧,修道果然是個簡單的事情。

同時讓他驚喜的是,各項數值都有變化,每一個增加了5點,都達到了40點。同時,念力也來到了40點。

劉強伸出手去,比劃成手槍的樣子:“biubiubiu!”三連發火球術奔向十餘米外的一棵碗口粗的大樹。

隨著爆炸聲響起,大樹的樹乾幾乎都被炸斷,隻剩下部分樹皮連接著。不一會兒,大樹慢慢的倒下。

很明顯小火球的威力增加了不少。看來各項數值的提高對於法術是有加成作用的。

從臨時搭建的居住地返回聚集區,劉強發現自己離開這半年的時間,聚集區很多熟人都已經不見了,相反還多了一些陌生的麵孔。

“這個世界的人口流動性還是蠻快的,也不知道這些人是去了彆的地方,還是都死了。”

劉強藉口兌換彈藥,與武器店老闆聊了幾句。這老闆倒是以前的老人,他告訴劉強:前一陣子聯邦軍隊招人,好像在北邊發現了不少怪物。

劉強打聽了聯邦軍隊釋出任務的地方,準備過去將瞭解到的資訊兌換成聯邦貢獻點。

聯邦貢獻點屬於硬通貨,可以在聯邦軍備處購買各種武器裝備,也可以在安全的大城市內購買房產。

大城市的居民區裡甚至自來水和電等一應俱全,與過去的世界冇有什麼太大不同。

距離聚集區最近的就是瓦倫城,城內有居民百餘萬,是在一處小城市的基礎上建立起來的。

城市負責人是聯邦的肖納將軍,手下有一隻兩萬餘人的部隊。成員都是葉青那樣的變異人,還裝備有不少重火力。同時,這個城市原本就有一家武器生產廠,加上許多附屬產業,整個城市也算是具備一定的工業生產能力。

完整的工業生產能力,這在這個末世的時代中,可是很吃香的。瓦倫城有罐頭食品生產線,各種單兵武器生產線,發電廠和自來水廠等。

尤其是發電廠,現在的能源全部都是核能,不僅發電量穩定,耗能還少。

據說幾十年前就有科學家研究出了變異獸身體中能源核心的使用方法。一頭高階的變異獸核心,能供給一座瓦倫城這樣的城市用一年。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