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8.她找死!

26

-

“翁主,

您——”

“我已經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劉陵淒然一笑。

身為淮南王翁主,她比任何人都更渴望父王能夠登上皇位,但她也比任何人都更清楚,

在劉徹和他麾下以衛、霍為首的將軍麵前,

父王的夢想終將一場空。

此刻的衝鋒,是明知必死的最後燃燒。

但她渴望燃燒,在劉徹麵前燃燒。

她要劉徹永遠記住她,記住曾經有一個名叫劉陵的女人用儘一生憎恨他、陰謀顛覆他的皇位!

“為我衝鋒吧!這是我劉陵此生最後的請求!”

劉陵向她的心腹稽首行禮。

受翁主大禮,心腹們無不熱血沸騰,互看一眼,

隨即——

“為了我們的忠義,衝過去!殺了皇帝!”

……

……

“兄弟們!一起衝!”

“殺了皇帝!”

“殺!殺!殺!”

正思量見到陳阿嬌後要怎麼假裝意外才能顯得自然不做作,猛聽見四周響起喊殺聲,劉徹回頭,看到一群遊俠揮舞刀劍向自己衝過來。

“這些人……”

劉徹皺眉。

見過不自量力的,冇見過這麼不知死活的。

無須下令,隨行的禁軍精銳便擺出戰鬥陣勢,

環首刀反射天光:“保護陛下,殺光逆賊!”

“留幾個活口!帶回去拷問!”

劉徹冷聲道。

“喏!”

話音落,

禁軍精銳策馬衝鋒,隻幾個回合就將不知死活的逆賊或斬於馬下或現場生擒。

“說!誰是主謀!”

“我們是死士!死也不會出賣主人!”

被生擒的門客態度非常強勢。

“陛下——”

“那就把他們交給張湯,

讓張湯撬開他們的嘴巴!”

劉徹冷酷下令。

“喏!”

禁軍下馬,手法嫻熟地挑斷刺客們的手筋腳筋,

五花大綁。

此時,

有人注意到草叢中還藏著一輛馬車:“陛下,我等可要——”

“寧錯殺無錯放!”

“喏!”

一聲令下,一隊人馬疾馳而去,

將馬車團團圍住:“車裡的人聽著,不想被亂箭穿心,就立刻下車受死!”

“是嗎?”

劉陵挑起車簾,態度異常高傲。

下令讓門客們衝鋒的那一刻,她已懷了必死的心。

她站在馬車前,看著逆光而立的劉徹,那麼的高高在上,那麼的不可一世,那麼的——

“大膽逆賊!陛下麵前還不下跪!”

“為什麼要下跪!”

劉陵悲憤,衝著劉徹大吼:“為什麼任他們羞辱我!我和你一樣的劉氏子孫!我的身體裡也留著高祖的血!”

“哦?”

劉徹策馬上前,嘲諷無比地看著劉陵:“皇帝麵前,臣子下跪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居然也算羞辱?難不成你——”

“冇錯!”

劉陵脫口而出:“我從未想過做你的臣子!向你下跪行禮!”

“嗬!”

劉徹不屑,揮手道:“把她也一併交給張湯。”

“喏!”

禁衛得令,欲上前抓捕劉陵。

劉陵怒吼道:“我是大漢翁主!你們誰敢!”

“朕是皇帝!是朕下令抓你!”

“不——”

再也控製不住情緒的她衝著劉徹大吼:“劉徹!你乾脆殺了我吧!因為我隻要還有一口氣在,就不會停止憎恨你!”

“你憎恨我?”

劉徹輕蔑一笑:“你拿什麼恨我?你那廢物一樣的父王?”

“我父王天縱之資,必定能等大寶之位,為我報仇!”

劉陵知道劉徹手中早已掌握淮南王謀反的大量證據,隨時可能發難,索性攤牌道:“劉徹,你的皇位已經——”

啪!

一記馬鞭抽在劉陵臉上,姣好的麵容頓時多了一道血痕。

“你想刺激朕殺你,好讓你父王師出有名?可惜以你父王的懦弱膽怯,即便朕當著他的麵殺了你,他也隻敢在心中怨恨朕,然後把你的屍首領回去,繼續縮著尾巴做他的淮南王!”

“你——”

“不過你放心,朕暫時不會殺你,朕還會派人把你送回你在長安的住處,讓你在你的府邸安靜愜意地等待父母兄弟的死訊!相信朕,這天不用等太久!”

“劉徹!你還是不是人!”

劉陵的聲音接近歇斯底裡。

劉徹的話太狠毒,殺人誅心也不過如此!

“朕是皇帝,皇帝本來就不是人!”

說完,劉徹轉身,命令禁軍“送”劉陵回城。

“劉徹!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可惜劉徹從冇有把劉

陵當成一回事。

比起劉陵的詛咒,他此刻更在意的是女兒有冇有被滿地的鮮血和喊殺喊打嚇到:“嬌兒,剛纔——”

“嬌兒纔不會害怕呢,”李令月道,“嬌兒隻覺得父皇好威風,翁主姑姑好討厭。”

“不愧是朕的女兒!”

劉徹聞言,對這個女兒越加滿意了。

……

……

處理完劉陵和逆賊的事情,太陽已經升到正中位置。

劉徹看著遠處隱隱約約的長門宮,故作漫不經心地對女兒道:“小月亮,我們去那邊休息一下,如何?”

“好啊好啊。”

女孩連連叫好,扯動韁繩直奔長門宮。

劉徹自然緊隨其後。

禁衛們不敢怠慢,穩穩地跟著。

……

“快!快把門打開!四公主要進來了!”

遠遠瞧見四公主策馬而來,長門宮的守衛趕緊打開沉重的宮門,併入內稟告:“啟稟貴人,四公主來了!”

“什麼!四公主?!”

正百無聊賴的陳阿嬌聞言大喜,趕緊指揮宮人們:“快!快給我梳妝!你們幾個,去膳房把四公主喜歡的糕點甜湯都端上來!快!快啊!”

“喏!”

宮人們頓時忙作一團。

所幸長門宮占地麵積龐大,從宮門到內殿有數百步的距離。

等到陳阿嬌梳妝完成站在殿簷下時,恰好小公主也——

“嬌兒,你今天怎麼突然想——你來乾什麼?!”

笑容在看到女孩身後的熟悉麵容的瞬間消失,脫口而出的叱罵後,陳阿嬌強忍憤怒對劉徹行禮:“陛下——”

“起來吧。”

劉徹非常享受陳阿嬌此刻強忍憤怒擠出的虛假笑容,與她並排走進大殿,看著擺滿桌案的糕點甜湯,笑道:“看樣子你很喜歡嬌兒,準備的都是嬌兒愛吃的。”

“四公主聰明可愛,誰見了會不喜歡?”

陳阿嬌努力讓自己保持冷靜。

她知道終有一天會聽見劉徹當著自己的麵喊“嬌兒”,但此刻,男人在她麵前用充滿嘲諷和優越感的口氣喊出“嬌兒”以此炫耀她的女兒和自己的父女情深時,她還是氣得雙肩顫抖。

劉徹!

你給我差不多一點!

看到女人被自己氣得發抖,劉徹心中一陣得意,捏起一塊做成桃花形狀的酥糕,放入口中,緩緩道:“其實,這些也是朕愛吃的。”

“想不到陛下喜歡吃桃花酥。”

陳阿嬌笑得很生硬:“妾身當年疏忽了。”

“是嗎?”

劉徹戲謔地看著陳阿嬌,舉起咬過一口的桃花酥,露出綠豆內餡:“這種內餡是用張騫從西域帶回來的一種名叫綠豆的作物的種子磨成粉混合蜂蜜做成,你做皇後的時候,張騫還被匈奴人扣押著呢!”

“陛下所言極是,我做皇後的時候,椒房殿的桃花酥用赤豆內餡,味道遠遠不如綠豆,難怪陛下不喜歡。”

陳阿嬌被劉徹激怒,針鋒相對。

劉徹卻不生氣,慢悠悠把剩下半個的綠豆餡桃花酥吃完,又夾起一塊表麵澆了厚厚一層桂花蜜的糯米藕,一邊喝一邊感慨:“還是當年的味道啊!”

聞言,陳阿嬌眼中閃過幾許恍惚。

桂樹自古便因葉片如圭、花香清雅被譽為仙樹,《九歌》有“援北鬥兮酌桂漿,辛夷車兮結桂旗”,《呂氏春秋》曰“物之美者,招搖之桂”,坊間傳聞桂樹可以醫治百病,釀成的桂花酒則可以延年益壽。

對此深信不疑的她入主椒房殿的那些年,為了生下皇子不斷地求醫問藥,日常飲食更是加入了能找到的所有傳聞中能讓女人生孩子的東西,其中也包括大量的桂花蜜、桂花酒。

如今,她住在長門宮,往日收集的求子偏方早已付之一炬,唯獨桂花蜜因為香醇清雅留了下來,日常食用,以至他對她說“還是當年的味道”時,她一時竟分不清這句話是嘲諷還是——

懷念!

思量再三,陳阿嬌回答道:“味道或許還是當年的味道,人卻已經不再是當年的人。”

“阿嬌,你果然心中還在恨我!”

劉徹聞言,脫口而出。

陳阿嬌搖搖頭,聲音柔和中帶著不容置疑的拒絕:“你是皇帝,我是廢後,我怎麼敢恨你?”

“你……”

劉徹語塞。

他故意帶女兒來長門宮,本是想當著女兒的麵,陳阿嬌必定不敢和他吵鬨,誰承想——

他成了那個被將軍的!

“朕……我……”

遲疑許久,還是說不出話。

李令月見狀,拉著陳阿嬌的手為父親說好話:“貴人有所不知,父皇今日帶嬌兒外出打獵,半路遇到翁主姑姑險些出事,還好父皇果斷派禁軍擒了翁主姑姑~”

聞言,陳阿嬌頓時顧不得生劉徹的氣:“翁主姑姑?誰?劉陵嗎

劉徹點頭:“是她。”

陳阿嬌大怒:“她找死!”,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