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246章 請護國將軍救駕

26

-

小鬼帶著叛軍行動時,衛清晏正在給時煜冠發。那晚被衛清晏一腳踢下床後,時煜便藉故腰閃了,行動不便,穿衣吃飯十二個時辰粘著衛清晏,要她照顧。結結實實上演了一出夫君柔弱不能自理的戲碼,讓驚蟄和冬藏都冇眼看。可這回皇帝卻縱著他,非但讓衛清晏在家好好照顧他,還賞了一堆的補品,由馮若寶浩浩蕩蕩地帶著人送到了容王府。這讓驚蟄更加懷疑,他家王爺是真的不行。王妃好端端的怎麼會踹王爺,定是王爺為自己不行找的藉口啊,這也不是第一次了。先前在安遠侯府那次,王妃早起神清氣爽,王爺卻連床都起不來。新婚才幾日,腰就壞了,這往後該如何是好,萬一到時皇上心疼女兒,給王妃送幾個麵首可怎麼辦是好。王爺這個不爭氣的腰喲,急得驚蟄當即就去找了景陽,讓他給王爺調理身子。時煜知道後,氣得將驚蟄趕去城外莊子種草藥去了。是以,時煜身邊當值的就隻剩冬藏了,得知護**在宮門鬨事,時煜便打發了冬藏去檢視,這一去便許久未歸。將時煜的頭髮整理好,衛清晏也將自己一頭長髮高高束起,然後換了一身男裝。父皇一大早就派了人過來,讓她安心照顧時煜,白日不必出門。她明白父皇大抵是有什麼安排,不想她參與。後來,京中謠言四起,祖母進京,父皇讓扮作衛小夫人的玉麵郎君和龔縉幾個孩子都入了宮。她便猜到了父皇的用意,父皇想讓護**相信小鬼散佈的流言。屆時,父皇定會傳召她去平息這場動亂,趁機公開自己的身份,重新掌迴護**。可惜,小鬼和父皇都低估了護**,他們重情義,卻非無腦,不會因著小鬼幾句攛掇就鬨事。所以,父皇又將祖母請進了宮,直至天黑未放人。小鬼以為自己計謀得逞,卻不知是父皇在背後推波助瀾。父皇如此行事,一是為徹底剷除小鬼及黨羽。二是為她。這樣雖對護**有些不厚道,但人心易變更難測,父皇也想藉此試一試如今的護**。“王妃,景郡王的兩萬私兵已從北城門入城,兵分三路往皇宮而去。護**三位將軍擔心老夫人,還在宮門未離開,但也冇接受景郡王的邀請。劉大人正在遊說他們,一起闖宮救人,但冷將軍說,護**隻會護國,決不竊國,劉大人氣的鼻子都歪了。蘇同將軍和黃康將軍則分彆派人去了龔府和安遠侯府,想請龔大人和安遠侯帶他們一起入宮。”衛清晏聽完勾唇。護**的表現不知父皇滿不滿意,至少她是欣慰的。他們冇因怕得罪父皇,影響自身前程丟下祖母不管,也冇被小鬼輕易利用了去,更冇趁機生出野心。突然想起父親曾對她身邊幾個副將的評價,“冷三在小事上易衝動,但大是大非上向來擰得清。蘇同心眼小,愛攀比,行事謹慎畏縮,可卻是重情義的,心是正的。杜學義腦子不笨,就是一根筋,過於依賴你,卻足夠忠心,往後你需得好生打磨他。常副將表麵是個沉得住氣的,遇事卻容易衝動,但他愛兵惜兵,隻是有一點,他幼時經曆過饑荒養成了重口腹之慾的毛病,這一點你需得盯著些,莫要叫人鑽了空子。”那時她覺得父親對四人的評價很精準,可死過一回後,她懷疑了很多人,包括冷三他們,他們今日的表現,讓衛清晏生出一絲愧疚。想到隨她戰死在黃沙嶺的常副將,愧疚變成了自責。當年太子帶人接手烏丹邊境,常副將便是因性情衝動與廢太子的人起了爭執,惹得廢太子極為不悅。擔心太子報複,她才決定將常副將帶在身邊,一起回京覆命。父親教導猶言在耳,貪吃的常副將卻餓著肚子戰死了,衛清晏每每想起心裡便澀的厲害。若當日她冇帶常副將,是不是他就不會死。“莫難受,那些跟著你的人定然不後悔跟著你。”時煜不知何時走到她身後,將人輕輕攬靠在他身上。雖不知衛清晏想的是常副將,大抵也猜到她是因為護**的事,想到了那些隨她戰死的兄弟。衛清晏自也明白,軍中兒郎戰死沙場是歸宿,她歎了口氣,“大抵是天意吧。”原定的是杜學義跟她回京,若跟她回京的是杜學義,死的便是杜學義,隻怕方氏的命丟得更早,甚至笑笑也……意識到自己多愁善感了,衛清晏忙拉回思緒,“稍後你可要同我一起過去?”時煜一本正經道,“我腰閃了,不便出行。”小鬼既然要借他名頭造反,怎麼可能不派人來容王府,外麵的局,皇上交由小晏去平,府中事便由他來處理,安好小晏後方。嗯,他要做小晏身後的男人。思及此,時煜竟莫名生出一種自得來。衛清晏明白他用意,但他這個藉口,實在是……抬眸嗔他一眼,閃冇閃,旁人不知道,她還能不知道,“戲還冇演夠,回頭讓人給你搭個戲台,讓你好好演上幾日。”時煜彎腰低頭在衛清晏唇上輕啄了下,“夫君隻演給你一人看。”衛清晏,“……”這會腰咋不疼了。門口的暗衛進也不是,退也不是,這幾日這房間都似被王爺用蜜醃製了,空氣中都能聞到甜絲絲的味道。被時煜鍛鍊了幾日,衛清晏覺得自己臉皮也是越來越厚了,麵不改色將人推開,朝門外喚道,“進來。”不用她問,暗衛進來便回稟道,“皇宮西雀門的守將是景郡王的人,已經放了不少私兵進去,冬藏也跟著混進去了。”說完,見兩人冇有指示,麻溜地跑了,單身漢實在受不住那甜膩味。“父皇登基這些年還算勤政愛民,對官員也算寬厚,他們為何還願跟著小鬼造反。且這造反造的實在冇有多少勝算,敗了便是誅九族的下場。”時煜知道衛清晏這不是不解,她是在憐憫那些官員的家眷親族,或許他們什麼都冇做,就得跟著丟命。可跟著小鬼造反的官員都不憐惜自家人,小晏憐惜又有何用。“小鬼握了他們把柄是一方麵,最重要權勢禍人心。”走到隔間,將破煞拿了出來,遞給衛清晏,在她額上親了一下,“叛軍已入宮,將軍該出發了。”話音落,便見墨義在門外現身,單膝跪地道,“景郡王謀逆,已帶叛軍入宮,陛下被困皇宮,還請護國將軍前往救駕。”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